从男朋友的SM倾向,我开始迷失在SM的世界里

国产sM绳艺露脸KB调教视频 点击观看

杰,我男友,我知道他有SM的倾向,不过我没什么兴趣,想不到那一天,他竟然在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的情况下,对我做了这样的事!

(第一天)

晚上十点过后,跟往常一样,我从上班的地方走出来,那是一家大型的百货公司,我在三楼的少女服饰柜工作,他每晚都来接我下班,今晚当然也一样,我远远就看到他的车停在对面。

公司的制服穿在身上还未换下,白色公主袖衬衫、粉红色的短背心、窄裙,双腿套着米色透明丝袜,蹬着一双白色高跟凉鞋,穿过来来往往的车阵,我进入了车内。

跟往常一样,闲聊了几句话,他便加足油门往前驶去,车子很快的就穿过闹市,进入产业道路。

「妮!

今晚我想来点不一样的,好吗?」我还没意会出他的意思,他就将车子停在路边,这儿车子不多,而且在昏暗的路灯下,一股不愉快的感觉油然而生。

「杰,我不懂你这句话的意思耶,你想做什么?」「很好玩的,来!

你先跟我到后座你就知道了......」一脸茫然的我,不知道他倒底想干什么?反正平常也是他拿主意,就依他吧!

我到了后座。

他见我低身进了车子,突然用力从背后抓住我的双手,把我推倒在座椅上!

「妮!

从现在起,你就当不认识我,我们玩点特别的罗!

」一阵淫笑声......

「你要对我怎么样?我......」

他不待我把话讲完,就拿了一块白布塞入我的嘴,并把我的双手扭到背后,拿出一堆麻绳,挑出一条较长的,把我的双手反绑起来,随后并在手臂与身子上绕了几圈,紧紧缚住我的手臂与身体,接下来他又挑一条短一点的,把我的双脚并拢捆起来,为了避免口中的布条松落,他又拿出一块长的白布条,绕的双唇,让我咬在嘴里,用力拉往颈后结起,把口中的布块固定住,我只感到喉咙一阵阵的难受,但叫不出声来......

「好了,你现在逃也逃不了,叫也叫不出来,我们就好好度过这几天吧!

」我最后一次看了他那奇怪的眼神,之后我的眼睛也被他用布蒙了起来,我拼命摇着头抵抗,但还是没有用,只能任由他摆布。

在一片漆黑中,大约行驶了半小时,沿路上收音机一直播着歌曲,我也听不见车外的声音,只隐约听的到他口中不时哼呀哼的,最后有一阵铁门拉动的声音,他把车停了进去!

我被反绑的双手和双脚,已经麻木的不听指挥,他打开车门,把我拉出来时,我的双脚不知觉的跪了下去,他索性把我扛在肩上,一阵开门、关门声,我被放在地毯上。

不知道是紧张、害怕还是不安,我竟觉得疲惫,意志渐渐模糊,终于我昏了过去。

被一阵讲话声唤醒,睁开双眼,我眼睛的布已被解开,环顾四周,是一个陌生的房间,侧耳一听,杰正在隔壁房间打电话。

「是这样的,她身体不太舒服,要连续请三天病假,不能上班了!

」啊?原来他私自帮我跟公司请了三天假,还假造我生病的理由,他到底要做什么?我扭动着身驱,浑身的麻绳,已经紧缚在我身上一整夜了,我的手脚,麻木的似乎没有感觉。

「喔!

妮,你醒了呀,睡的好吗?」杰从门外走进来。

「呜~~~唔~~~呜嗯!

」我想说话,但嘴巴被布块塞着,另外咬在双唇间,还绑着布条。

「喔!

我差点忘了,你不能讲话,来!

我帮你解开,透透气,我的乖宝贝儿!

」我嘴上的布条被解开,口中塞着的布块也被拿出来,早被口水浸的湿透了。

「杰!

你想要干什么?不要这样,快把我手脚解开,求求你......」我哀求着。

「嘿,你错了,你身上的东西可要陪你度过这三天喔,还是早点习惯它吧!

」「什么?你要我这样过三天?手脚被绑着过三天?」「当然罗,很好玩的,来!

我给你弄吃的东西,你等会儿!

」望着他转身的背影,我意会到我往后三天的情形,我泪流满面。

他用一只大盘子,盛了一点淀粉类的东西,和着一些流质的汁液,感觉上像是狗食。

放在远远的地上,然后对我招换着。

「来!

这是你这三天的进食方式,自己想办法爬过来吃,不吃可会饿死喔!

」又是一阵淫笑声。

随着他扬长而去的身影,我不禁低声啜泣,想像自己被当狗一样的喂食,虽不想如此被糟蹋,但难忍饥渴,又不得不吃,我扭动着身子,缓缓的向那盘狗食爬去,吃了起来,再也顾不得形像了。

由于手脚被反绑,只能用嘴贴近盘子进食,那个样子,连狗都不如。

突然,我想到早上他在打电话,对了!

电话不就在房间外吗?我赶紧放开盘子,奋不顾身的往房门外爬去,只要我能拨出电话,给任何人都行,只要有人知道我不是生病请假,自然有人会来救我的。

但是手脚被绑着,实在无法站起来,勉强挣扎着站了起来,跳不到几步又跌倒在地,只有匍伏前进,短短几步路的距离,刹那间像无法到达般的远,不过这是我唯一的希望。

费了大半天的功夫,我终于爬到电话桌的前面,我用脚拌住电话线,用力扯了下来,电话机摔到地板上,我扭动身驱向后转,用反绑着的双手,按了熟记的朋友玲的电话号码。

「铃~~~~~铃~~~~~」随着对方电话的震铃声,我心跳越来越快!

「快呀!

快来接呀,任何人都好,只要有人知道我被绑在这儿。

」忽然,一只大手从背后抱住我,同时一个圆圆像球一样的东西塞入我的嘴中,随即用皮扣固定在颈后,在那同时,对方电话有人接听了。

「喂,请问找哪位?」

我听出那是玲的声音,当然,杰也知道那是玲。

「喂,玲呀,我是杰,妮妮生病请假了,身体不太舒服,这三天公司就偏劳你了,不好意思!

」(天呀!

连玲也被骗了,救命呀!

玲!

)当然这几句话玲是听不到的,那球塞住我的嘴巴,根本说不出话。

「啊!

那要不要紧,她现在能说话吗?我跟她讲几句话。

」「呜~~~~嗯~~~~」我拼命想大声叫!

「喔!

不太方便喔!

她现在不方便说话!

」杰说这几话的同时,一边从颈后用力拉着皮带,我嘴里的球深陷入喉咙中。

「喔!

那不勉强罗!

记得去看医生,还有,今晚我去看她,你来接我好了!

」(啊~~~玲,你千万不要来,你上当了!

)「好啊!

那今晚我在你们公司前等你,再一起来看妮妮!

」听到玲允诺的答覆,我眼泪流了出来,我害了她!

「嘿嘿!

不错嘛,帮你找个伴儿,我也省的麻烦,呵......想打电话求救,看我怎么修理你!

」啪啪啪!

几下耳光,杰没从骂过我,更别说把我手脚捆绑起来打我,这是第一遭。

「给你一点惩罚,中午没饭吃,也不给水喝,看你还敢不听话。

」我又被带回房间,眼睛再度被蒙上,不同的,只是嘴里的布变成了硬球,口水不停的自球上的洞流出来,乾的难受的喉咙、麻痹无知觉的手脚,我无力的瘫在地毯上。

再次被惊醒,是小腹内尿胀的感觉,遭糕,想小便,怎么办?从昨晚到现在都还没如厕,终于无法忍耐想上厕所,可是现在怎么解?手脚被麻绳捆绑着,杰到哪儿去了,我缩着身子,强忍着!

「唔~~~~~~呜~~~~~呜!

」我尽力自喉咙深处发出最大的呻吟声,想让杰听到。

可是一分钟、两分钟过去了,杰丝毫不见踪迹,你到底去哪里了?强忍着尿胀的压力,我在地板上翻来覆去,急欲小便,却无法挣脱绳索束缚,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救命呀!

谁来帮我解开绳子,我快忍不住了,我要上厕所!

)我仰着身子,企图减轻那股肿胀的感觉,双腿用力夹紧,下体私处也想尽办法用力,我甚至把被捆绑的双腿往胸前紧缩起来,我不要尿出来!

终于,我还是忍不住,尿液像泄洪般的喷洒而出,湿湿热热的感觉,从小裤底透过裤袜,经由双臀间倾泄而出,随着大腿内侧,湿透短裙,流到地板上,大约流了近一分钟,第一次感受到那种无地自容的羞愧,我竟然尿裤裤,而且是在这个模样下,真是羞死了!

啪!

啪!

几声,虽然眼睛被蒙住,但我也感觉得出来那是相机闪光灯的声响,有人拿着相机对着我拍照,那是谁?是杰吗?「哈....终于受不了尿出来!

我就是故意要让你尿在这里,怎样,好不好玩?」扯下蒙着我眼睛的布条,杰无情的继续拍着照片,我拼命摇头抵抗,可是无法阻挡他,只能任由他拍下我狼狈的样子。

原来这一切他早有预谋,刚刚我在地上翻覆、挣扎,他一定躲在角落看得一清二楚,杰!

你为何要这样折磨我?为何要这样对待我?「呵....真可爱,尿裤裤唷,来!

我来帮你洗乾净,乖喔!

呵....」穿过长廊,我被抱到浴室,杰把我放在浴室地板上,用力把我的上衣、短裙、凉鞋都脱了下来,上衣由于手臂被紧缚着,所以杰用剪刀剪破,,现在我身上只剩小裤裤、裤袜,当然还有那捆得像粽子般的绳、以及塞在口中的球。

拉下我的裤袜,接下来,杰用剪刀慢慢把我的小裤裤剪开,那被尿液湿透的小裤裤,拿起来还可见到尿液如雨般的滴下,转过身,我口中的球被解开拿出来,正想清清喉咙时,没想到却马上又被塞入一团布块,天呀!

我的小裤裤塞进我的嘴巴,那尿液的味道直呛到我的喉咙中,随即被固定住,这回用的是我的裤袜,我难受的闭上眼睛,不过杰没有就此放过我,他拿出水管往我身上冲,我全身湿透。

「呵....洗乾净点,不然会有味道的!

」接下来是更残酷的,杰拿出一架电扇,打开电源,冷风往我身上直灌,湿透的身体,在强风吹袭下,令我冷的直发抖,我全身蜷缩着,挣扎着躲到角落,无情的风不停的往我身上吹,我却连喊叫也没办法,我一直流着眼泪。

在一阵残酷的凌虐后,我的手脚终于被解开,不过我并没有因此得到自由,是晚餐时间到了,我被带到房间,安置在一张有靠背的木椅上,双手没有麻绳束缚,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手铐,将我的双手反铐在椅背,双脚并拢绑在椅脚的横杆上,嘴里的小裤被拿出来,我连忙吐了几口,那股刺鼻、恶心感真难受,杰跟早上一样,拿了一只盘子,装了点食物,一口一口的喂我,我这时的心情,哪吃的下?「啊!

时间差不多了,吃完后,我该去接你的好朋友来陪你了,你乖乖在家里等我回来。

」「杰!

我求你,放过玲,我随便你怎样都可以,只求你放过玲....」他像没听见一样,转过身,整理整理麻绳,随手又拿出那个球,抓住我的下巴,用力的把球塞入我的嘴,仍旧用皮带扣住,然后拿一条麻绳将我的上半身紧缚在椅背,胸乳被勒得更肿胀尖挺。

「玲也是个漂亮的女孩,我会好好待她的,待会儿你最好乖一点,不要随便发出声音,否则要你好看!

」接着是重重的一掌,打在我的后颈部,我觉得眼前一片昏眩,我又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逐渐恢复意识,朦胧胧的睁开双眼,眼前一位漂亮的女孩,熟悉的身影,是玲!

我顿时像获救一般,顾不了塞在嘴里的球,拼命想发出声音!

「呜嗯~~~~呜!

呜~~~~~~」(玲,快救我,快帮我解开!

)我心里想着。

可是出乎意料的,玲并没有马上将我解开,她只是望着我,露出浅浅的微笑。

她走近我的身边,看了看我,又绕到我的背后,抚弄着我的长发,挑逗般的说。

「妮!

你好漂亮,我喜欢你现在这个样子,真的!

」又是一阵甜甜的微笑。

(玲,你疯了,我们快一起逃吧!

待会儿杰回来了我们都走不了。

)玲听不到我的话,只看到我流着泪、摇着头,挣扎着摆动身子,自喉咙深处发出呜咽的声音。

接下来的情景,几乎让我完全绝望,我万万没想到,竟会发生这种事!

玲缓缓走到我面前,我从头到脚看着她,她穿着一袭白色无袖连身窄裙,紧紧的裹住那傲人的曲线,乌黑亮丽的长发,披在左胸前,脸蛋上着淡淡的妆,水汪汪的大眼,甜甜的酒窝,带着挑逗般的微笑;脚上穿的是一双白色细根的高根鞋,修长匀称的双腿,透过一层薄薄的肤色裤袜,更吸引人。

她缓缓的把双手放到背后,展露出模特儿般的身影。

在那同时,杰出现在我的身后,手里拿着麻绳,往玲走过去,毫不费力的把玲的双手反绑起来,同样的绳子绕过胸前,在胸乳上下两侧捆紧,接下来开始捆绑玲的双脚,绑好脚后玲被推着跪在我前面。

「呵....比起你来,玲听话多了,本以为她也会奋力抵抗,打算在车上就想将她绑起来,没想到她却十分配合,还要求在你面前绑给你看,原来玲跟我一样,有SM的倾向,呵....真是巧遇呀!

」「妮!

我真的希望有个男人来捆绑我、折磨我,我好喜欢!

」玲笑着说。

到此我抱着逃走的希望,已完全幻灭,把玲的眼睛用布条蒙上后,杰在玲的浪叫声中,度过我的第二个夜晚。

(第二天)清晨的阳光从窗户投射进来,我感觉虚弱无力的身体,整个人瘫在椅子上,脑袋里一片空白,什么也不去思考。

玲躺在地板上过了一夜,在眼前的这个女孩,是一个熟悉的身影,但此时却觉得异常的陌生。

杰从房间走了出来,裸露着上半身,手里拿着一根皮鞭,看着我,也看着玲,他用脚踢着玲,玲发出几声呻吟,杰叱喝着,挥动手中的鞭子,无情的落在玲的身上,玲发出几声痛苦的哀嚎,扭动着身子,蜷缩起来。

「起来了,今天还有不同的游戏等着你们玩呢!

」我身上的麻绳被解开,只剩手铐还有嘴里的球。

我首先被带到另一个房间,那应该算是一个仓库,只不过多放了张床,接着我的双手还有一只脚被高高的吊起,身上一丝不挂,吊着的疼痛令我难受,我因只靠一只脚站着而不平衡,彷佛一个玩偶,在空中荡来荡去。

接着玲也被带进来,杰推着她往前走,但并没有解开她手脚上的绳子,所以玲就一跳一跳的进到房间里,折腾了半天,玲被推倒在床上,这才被解开手脚,嘴巴的内裤、眼睛的布也被拿下来。

我嘴里的球此时也被拿出,用同样的方式吃过早餐后,玲的衣服、鞋袜被脱个精光,光溜溜的身子,又被五花大绑起来,这次杰用好几条麻绳,在玲的身上捆绑出像龟甲般的花样,连下体也用麻绳紧紧勒住,靠近私处敏感带还将麻绳打了结,玲俯卧在床上,脚则被弯屈到背后,跟反绑的双手紧缚在一起,动弹不得,接着口中一样被塞了个球,用皮带扣在脑后,口水马上不停的流出来。

接着残忍的游戏开始了,杰点了两根蜡烛,火红的烛光,蜡油一滴滴的落在玲的背后、臀部,转过身,尖挺的乳房一样不放过,滴在身上的蜡油就像刺青般一样,玲受不了高热而哀嚎着,我则不忍心看下去。

「杰!

我求你放过玲,不要再折磨她了,她已经痛苦的无法忍受了....」杰转过头来瞪着我,将蜡烛夹在玲的两腿间,走近我,狠狠给我两个巴掌,随手拿起玲的小裤,塞进我的嘴中,再用玲的裤袜在我嘴上绕了几圈,把小裤固定在我嘴巴,令我不能说话。

「你最好给我安份点,怎样?是不是也想来点惩罚,好!

」顿时令我全身酥软,我不停的扭动着,第一次体验到那种被虐的愉悦,从未有的特殊感觉,逐渐的,我失去反抗的力量,在这种奇特的感觉中,茫然的失去自我,一点也不想抗拒它。

未待蜡烛烧尽,玲的身上已布满油蜡痕迹,满脸的泪水,却显露出一种满足的感觉。

杰开始用皮鞭抽打着,每一鞭落在玲的身上,就打落了几个油蜡的痕迹,玲也跟着嚎叫起来,绕着床边,皮鞭不停的挥动,玲的身体也不断的抽搐着,连抽数十鞭,打得玲全身红肿,油蜡的痕迹也因此脱落。

整个上午就在一片哀嚎声中度过,玲也虚脱了,整个人瘫倒在床上。

下午,我仍然一丝不挂,所幸全身的束缚都被除下,不过为了防止我逃走,杰用一个大型的铁笼子把我关起来,他还命令我不得大声喊叫,否则又要把我绑起来、塞住嘴,所以为了不想被捆绑,我也就乖乖听话。

另一方面玲则被关在另一个铁笼子,不过她就没我幸运,除了全身的衣物被剥光之外,双手依然反绑在背后,双脚也并拢绑紧,嘴巴塞着球,动弹不得的躺在铁笼子里,全身红肿未消,虚弱的身体,惹人爱怜。

大约傍晚时分,杰拿了一堆东西进来,看来像是医院用来浣肠的工具,一支特大的注射筒、一个便盆、一些不知名的器具,全部摆开放在玲的笼子前,接着玲被带出笼子,像一条狗般的趴在地上,屁股翘的高高的,那支注射筒吸满了液体,大约有几百西西吧!

一筒又一筒的从玲的后门灌进去,玲皱着眉头,忍受着不自在的痛苦,一连灌了几次,杰放下注射筒,把便盆拿来,放在地上,一只手抓着玲的头发,另一只手则用力拍打着玲的臀部,我看到玲用力咬着嘴里的球,紧闭着双眼,不消几分钟,感觉玲的腹部声声作响,刚才灌进的液体,连同一些排泄物,全部倾泄而出,满满的一个便盆,杰看了看,得意的笑着,玲则面露虚脱的倦容,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杰还不放过,硬将玲的头抓过来压向便盆,几乎近的可以接触到那令人作恶的排泄物,玲反抗着摇着头,嘴里一阵阵怒吼,但却叫不出声音。

「呵....看看你自己泻出来的东西,味道如何呀?哈....」玲瞪着他看,不料反被打了一耳光,摔倒在地上,便盆也翻个精光,整个房间充满难闻的异味。

「好吧!

今晚你们就在这房间忍受一夜的臭味吧!

敢不听话,修理你们!

」刚转身要离开时,杰突然回头看着我,淫笑的说着。

「啊!

差点便宜你了,还好!

否则不让你太好过了。

」结果不难想像,我的手脚又被紧紧的捆绑起来,塞住嘴,关在铁笼子,随后杰扬长而去。

就这样,度过这一个夜晚。

(第三天)被绑来这儿已经整整三天了,受尽前所未有的凌虐与委屈,身体的拘束不自由,心理的羞愧与无助,从来没有这样的体验,好像到了一个新的世界,接触到一些全新的事物。

玲是我共事的好友,从以前深深的情谊,突然间,我感觉对她有那么一丝丝的爱怜,发现她原来不是我想像的那样,觉得她被绑起来,真的好美好美。

不知道是习惯了,还是我真的热爱,对于身上的束缚,我已经能够接受,甚至已经爱上它,我发现,我逐渐喜欢这样的束缚,我喜欢被绑、被紧紧的捆绑。

今天是最后一天了,一大早,杰把我们俩人的身体都清洗乾净,我们俩一点都没有反抗,洗澡时,还互相泼着水花。

洗完澡后杰把我们带到房间,床上摆着两套衣服、内衣裤、化妆箱、高跟鞋、裤袜等,分别要我们穿上,首先打粉底化妆,涂上紫色的眼影与口红,穿上内衣裤、裤袜,接着穿上衣服,那是一件极短的黑色皮衣紧身窄裙,穿在身上真是惹火,然后配上那双极性感的高跟鞋,看着镜中的我们,忍不住都要被吸引,杰告诉我们,今天要带我们去见SM界的「女王」,玲高兴的叫了起来,我则搞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不过据玲后来告诉我,女王是不轻易见人的,能见到她是我们的福气,所以机会难得,一定要好好表现。

我们俩人的手都被手铐反铐,嘴里也塞着球,不一会儿,女王的车来接我们,坐进车里,眼睛还要被蒙上,据说是不让我们知道女王的住所,真是神秘。

车子行驶约一个小时后,停了下来,我跟玲被带出来,走进室内,蒙着眼睛的布才被解开。

那是一个非常富丽的大厅,宽敞的几乎可以停几十部车,两旁站着西装笔挺的男士,杰带着我们向前走去,最后到了一座圆抬前面停了下来,有位女士坐在上头,约莫四十至五十岁左右,两旁女侍随从,在脚跟前躺着两位浓妆的美女,全身光溜溜的,手脚紧缚着麻绳,口里同样塞着球,流下来的口水已弄湿地毯,杰有礼貌的鞠了个躬后,单脚跪了下来。

「女王陛下,我把您要看的人带过来了。

」原来她就是女王,她上下仔细的看了看我跟玲。

「都长得不错嘛!

挺可爱的,身材也很好!

」女王满意的说着,随后示意身边的女侍,女侍点点头,往我们走下来。

我们的手铐被打开,这时另一位女侍托着盘子走过来,盘子上面放着几条麻绳。

两个女侍一人拉一个,把我们的双手反绑起来,她们熟练的动作令人称奇,不消几分钟,我跟玲已经全身被五花大绑,押着跪在女王前面,低着头,口水不停的流出,接着一位大汉走来,手里拿着皮鞭,往我们身上抽了数十下,我跟玲都发出痛苦的哀嚎声,眼泪不禁流下。

接着我们平躺在地上,双脚被另一条麻绳捆绑后,缓缓的被拉起,逐渐变成倒吊的姿态,觉得脑部充血得难受,我们倒吊在空中,稍一挣扎晃动,皮鞭就不留情的落在身上,满厅都是我们的叫声,杰则在一旁观赏。

「你们两个不错,我喜欢你们,欢迎加入SM界,今后你们将被赋予任务,让我们SM界更发扬光大!

」随后女王进去休息,我跟玲又被带出来,同样戴上手铐、嘴球,蒙上眼睛,车子又将我们带离开,往我们原来的地方回去。

往后的几天,我跟玲像平常一样,继续回到公司上班,这段不平凡的经历,我们从没跟别的女孩提起,偶尔跟玲在公司碰面,俩人有默契般的微笑着,这三天改变了我的人生,也改变了我一些看法,我将公司制服的窄裙改得更短更窄,穿上丝袜,走起路来两腿间的磨擦,产生无比的快感。

我跟玲,除了友谊外,更添了分色彩,有时我们相约在家里、或甚至中午休息外出至宾馆,俩人互相捆绑、凌虐对方,一起享受那愉悦的感觉!

杰越来越爱我了,我下班后,杰都直接将我接到他的住所,进行我们的SM游戏,有时甚至就将车停在路边,在车上玩了起来,就在他善长的绳索捆绑下,我迷失在SM的世界里....。

我喜欢,我喜欢被绑,在寂寞的夜里,捆绑我、折磨我,让我享受被虐的愉悦!

(全文完)

后记:谢谢各位读者,我只是个小女子,很高兴能在此留下我的足迹,这是我第一次的创作,不管您是不是对SM有兴趣,但愿都能与我分享您的感觉!

我很早就发现我有被虐倾向,曾找过心理医生,可是后来我坦然面对它,在网路上也认识不少同好,我不避讳跟朋友谈这些,只要是自己喜欢的事,有什么不可告人的。

故事中有部份是真实的,我是专柜小姐,杰真的是我的男友,也真的有玲这位女孩,杰也曾绑过我,当然有的情节是虚构夸张了些,但不会偏离真实情节太远,每次写一部份就跟杰讨论,故事中一些口吻会男性化些,那就是杰的手笔,请不要怀疑!

好了,看完这几千个字,相信您也累了,休息一下吧!

最后记得提醒您,在中国,掳人监禁是触犯刑法妨害自由,乃公诉罪,依法均判重刑,故事只能欣赏,可不能照着去做喔!

上一篇:现代都市绳艺捆绑小说:四杯水 下篇

下一篇:我努力留学派遣到A国,却亲自品尝了一次痒刑的滋味

绳师培训 招募女M(坐标深圳)!QQ:52800679

 

热门SM小说推荐

各种调教的SP视频网站, sm调教室免费网站, m字开腿绑椅子调教, sp, sm, 麻绳绳艺, 逍遥绳艺sm调教室, 反捆美女双手吊缚sm, 自己张开双腿Sm惩罚, sM绳艺美女图片, sm美女调教梱绑视频, 日本变态sm调教网, 女神被带口球调教故事, 不准穿内裤打开腿惩罚, bdsm最残酷刑bdsm绳艺, 被闺蜜绑住调教百合小说, 绳艺摄影工作室, 调教女m视频免费区, 长篇紧缚绳艺小说, 闺蜜在寝室用sm调教我, 绳艺小说, 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虐乳, 绑起来被各种工具调教视频, 绳艺sm绳虐丽柜, 绑起来被各种工具调教, jk白丝束缚sm, 美缚, 绳艺模特被捆视频, 鞭打夹乳sm影院在线观看, 绳艺网, 口球白丝jk绳艺, 国产sM打屁股残忍视频, 绳艺视频bdSm高清绑缚, 我被强制梱绑调教小说, 日本绳艺, SM, 曰本性捆bdsm电影, 把腿张开我要放按摩器, 月华最紧梱绑求饶视频, 自缚带口球自我调教, 美女双手被反绑带口球图片, 打屁股SP网站免费视频, 四蹄倒攒捆美女, 穿情趣内衣被调教蹂躏, 闺蜜给我强制穿拘束衣调教, 束缚sm绳艺口球, 日式绑缚, 日本绳艺一视频bdsm, 最刺激的sm调教经历, 红色一级裸体绳艺……

评论

美缚绳艺网

美缚绳艺网“绳艺视频”栏目专注分享逍遥绳艺、锐度主张、MJ影视、梨花雨、山东原创、撒琅制造、真实的经典、典雅倩影、美束映画、柔丝女皇、丽佳美亚、怀旧影苑、新胭脂扣、灰鸟原创、DK-13、 nature art、BSD、胜景山庄、一往情深、丝家王、雅俗阁、红豆的天空、TYINGART、唯美之家 、猎美视觉、小驴原创、绳之韵、半岛束艺台、丽柜美束、优缚社、手指间的旋律、雨晴美束 、邕娘、齐鲁影视、伊宣原创、随心原创、CLZ原创、阿木原创、千丝万缕、神艺缘等知名绳艺工作室原创或定制作品! 感谢同好们一如既往的支持,小美将与你一起努力,将美缚网打造成一个“缚如梦境,绑如神木”的紧缚绳艺帝国!

首页  视 频  小说  领福利